资讯中心

首页 > 资讯中心 >
中铝中州矿业7000万元资金被法院冻结 多次驱赶中标企业致涉诉不断
2022-01-10 17:05 来源:卓跃网

  通过公开招投标中标的企业入场施工后便遭各种不公待遇,中标企业被迫离场,业主单位又通过非正规方式拉入“神秘”施工队。中铝中州矿业有限公司及上级中铝中州铝业有限公司被指利用上述“驱赶模式”将河南境内的多个铝土矿合法中标施工企业驱赶,致其损失惨重。近日该公司又因一个铝土矿重复招标被法院查封7000万。

  “我也是一个老矿人了,提起这件窝囊事,在圈里我都抬不起头来!”曾中标中铝中州矿业有限公司三门峡分公司段村-雷沟铝土矿区采矿及中段开拓工程的马兵(化名)感叹道。而马兵所说的窝囊事就是他中标项目后又被中铝中州矿业公司赶走一事。

  据了解,中铝中州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铝中州矿业)位于河南省焦作,是中铝中州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铝中州铝业)子公司,而中铝中州铝业有限公司是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铝业:601600)全资子公司。

  

  合法中标企业遭驱赶 诉讼之路艰辛

  据马兵介绍,2018年底段村-雷沟铝土矿采矿及中段开拓工程在中铝集团电子招投标平台招标,该工程分为四个标段。2019年2月份,中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温州盛达矿山建设有限公司分别中标该工程的第三、第四标段,公司项目负责人就是马兵和闫某。

  马兵说,2019年2月份,公司与中铝签订协议进场施工,在此过程中,中铝中州铝业及中铝中州矿业某些领导多次以不结算,不结账,额外增加工程量等各种无理要求让企业无法正常施工。

  最终在2019年8月份左右,中铝中州矿业公司同马兵等人商议,先解除原先的合同,再签订一个合理的新合同,签订新合同前可以继续施工,直至2019年底疫情出现后,项目停工,新合同也没有签订。

  2020年3月份,中铝中州矿业公司的要求中标企业进行复工复产,中标企业利用自身的资质,办理各种复工手续,并召集人员培训。

  就当一切复工复产准备工作就绪,开始正常施工时,马兵被告知中铝已经跟其他施工单位签订了合同,“新施工单位复工复产使用的都是我们公司办下来的手续”马兵说。当时他们的工人阻拦那些陌生施工队下井时,中铝中州矿业的许斌也在现场。

  后来,马兵才知道强行进驻他们项目的施工方为河南鸿桦井巷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鸿桦),幕后老板是南阳人邹某。

  

  马兵说:“当时中铝以签订更合理的新合同为由让我们同意解除原有合同,解除了又不签订新合同,这就是欺骗行为,而且即便跟我们解除了合同,那么这个项目也需要重新进行招投标,但是中铝中州矿业直接让河南鸿桦进场了。”

  据马兵反映,中标企业被迫离场后,中铝还欠他们施工劳务费共计2000多万,押金400万。另外,他们井下的设备仍被河南鸿桦占用。

  “把我们赶走之后,中铝中州铝业以及矿业公司也自知理亏,并表示只要法院判,他们就认。然而,我们同中铝的官司一审打了已经一年多,开过四次庭,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总是不断提出新的情况,导致法院久审不判。这个案子搞的我精疲力尽,几千万的损失要不回来,导致现在举步维艰。”马兵感叹道。

  “驱赶模式”再升级 又一中标企业面临被驱赶

  在汝州,类似马兵在段村-雷沟矿的戏码正在上演。据中铝汝州市鳌头铝土矿中标单位卢氏矿山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卢氏矿建)杨姓负责人介绍,其公司在2008年通过公开招投标方式获得了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汝州市鳌头铝土矿矿山剥离、采矿外委作业的施工权,从2008年至今一直在依法履行合同。

  2021年12月28日,在汝州市委、市政府以及卢氏矿建均不知情的情况下,中铝中州铝业公司官网突然挂出《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汝州鳌头铝土矿矿山剥离、采矿外委作业招标公告》,公然重复招标,欲招新的公司来取代卢氏矿建。

  据杨某介绍,在2008年至今,卢氏矿建在向中铝供应铝土矿的同时,还先后投资六千多万对已开采矿区进行复垦,并在2021年12月通过了汝州市地矿局组织的专家验收。

  

  在2021年12月20日,卢氏矿建同汝州市人民政府正式签订《坡池村拆迁项目合作协议》,卢氏矿建承担矿区所在地坡池村的所有拆迁赔偿、安置过渡费用以及安置房建设,汝州市政府也专门成立“服务中铝公司鳌头铝土矿项目建设领导小组”,成立“坡池村拆迁指挥部”,同卢氏矿建一起做好坡池村的拆迁补偿安置相关事宜。

  据杨某介绍,目前卢氏矿建光在坡池村拆迁工作就已投入1.7亿元左右。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招标,让汝州市政府以及卢氏矿建陷入了两难。媒体现场发现拆迁工作已停工,市政府想赶在春节前将村民妥善安置好的计划或将难以实现,而卢氏矿建的巨大投入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更具戏剧性的是,挂在中铝中州铝业官网的《招标公告》,曾先修改一次,后撤掉一晚上,又重新上网。

  其中,修改时添加了对投标公司要求“注册资金不低于2000万”内容,而撤掉是因为28日晚上卢氏矿建对中铝中州矿业负责人许斌提出如果强行招标,就起诉中铝。许斌随即电话指示工作人员先撤掉《公告》,次日许斌又表示上面压力太大,又重新上网了。

  

  而在2022年1月7日晚上,中铝中州铝业官网又挂上一则《中止招标公告》称“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汝州市鳌头铝土矿矿山剥离、采矿外委作业工程项目(招标编号:CG2021-12-ZZKY-PDS-01-业务外包)现由于特殊原因,招标人宣布中止该项目的招标程序。”落款为中铝中州矿业有限公司。

  针对这次《中止招标公告》公告,有法律人士解读称,文中所用的“中止”是指暂时终结了此次程序,相反,终止是指相关招标活动权利完全消灭,由此可见,中铝中州矿业这次停止招标或许并不是基于敬畏法律契约精神做出的,反而像是缓兵之计。

  避开上级监管 自行招标国有大型铝土矿是否合理?

  而就汝州鳌头矿招标一事,马兵认为,中铝中州矿业这种行为,本质上还是为了驱赶原来的合法中标人,扶持有利益关系的施工队上位。

  媒体发现,近三年来,有关中铝在河南境内的矿山剥离采矿外委类的招投标活动全部是由中铝招标有限公司代理(汝州鳌头矿2008年招标时该公司还未成立),如禹州银洞山矿、三门峡段村-雷沟矿等,并在中铝集团电子招投标平台上发布,招标人为中铝中州铝业或者中铝中州矿业公司,监督机构均为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招投标管理监督办公室。

  

  然而,此次汝州鳌头矿招标活动是由中铝中州矿业公司组织并直接其官网发布招标公告,未经中铝招标有限公司或其他代理机构代理,未在中铝集团电子招标平台发布,、而监督机构显示“公司纪检监察部(审计部)”,也不是中铝集团有限公司招投标管理监督办公室。

  一个估算保有铝土矿资源量70.25万吨的大型国有矿的招投标,中铝中州铝业以及中州矿业公司为何绕开中铝集团专业的招标代理公司,绕开中铝集团的监督,绕开中铝集团电子招投标发布平台,而且历经戏剧化发展,修改、撤掉、重新挂上、中止。

  同样,段村-雷沟矿三四标段中途更换施工企业,本应重新招标,中铝中州铝业以及中州矿业公司是如何做到不招标就确定新的施工企业呢?

  “中铝中州铝业这一系列奇葩操作,在国内众多央企中,实属罕见!背后或有不可告人的内幕。”一位招投标界的业内人士对此评论称。

  “跟当年中铝中州铝业及中州矿业驱赶段村-雷沟矿三标段、四标段中标企业时不同之处,在于这一次他们升级了,想披上貌似合法的外衣来驱赶,谁知中铝招标公司不愿与其同流合污,所以他们只能自己进行违法违规的招投标行为了。”

  卢氏矿建向国资委递交的反映材料中显示,中铝中州矿业从在2021年9月、12月两次向中铝招标公司提出申请,请求中铝招标公司负责组织“鳌头矿”项目的招标工作,中铝招标公司以“中铝中州铝业有限公司与原施工单位合同没解除之前进行重新招标,涉嫌违法、存在较大法律风险,不宜组织招标”为由,将中铝中州矿业的申请退回。

  而据一知情人士透露,中铝系统内部曾规定,凡是系统内公司金额超过50万的招标活动都需经过中铝招标进行代理。

  就此事,媒体也致电中铝招标有限公司询问,工作人员回复不清楚鳌头矿为何没有经过他们代理,并表示确实有上述规定,但是也不是完全依据那个规定。

  针对汝州鳌头矿为何重新招标,以及中止的原因,媒体也致电了中州铝业招标工作人员,回复具体不清楚什么原因,请关注网站更新。

  媒体也致电现任中铝中州矿业公司负责人许斌,询问当时段村-雷沟矿三四标段新施工方是否通过重新招标入场,他表示该问题由法务部门解答随即挂断电话。

  神秘的河南鸿桦和邹姓商人

  媒体发现,无论是段村-雷沟矿三四标段被占,还是汝州鳌头矿重新招标闹剧,除了前台导演是中铝中州铝业和中铝中州矿业外,幕后主角也逐渐浮现出来——河南鸿桦及南阳籍的邹姓商人。

  在段村-雷沟矿三四标段被占一事中,马兵后来得知中铝中州矿业找来的施工企业就是河南鸿桦,幕后控制人就是邹某。

  而卢氏矿建杨姓负责人表示,在2021年10月,中铝中州矿业的负责人许斌曾约他在郑州粤海酒店见面,一同来的就有南阳籍商人邹某。

  许斌对邹某的介绍是“邹总是蒋总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他对鳌头矿感兴趣,想干。”他口中说是的“蒋总”就是时任中铝中州铝业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現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蒋涛。

  杨某当即表示“就是我同意,中铝也不会同意,我是经过中铝招标进来的”,邹姓商人表示,中铝那边你不用担心,我能摆平。并表示如果不同意,那么我能通过关系把以前的标废了重新招标,你信不信。

  “当时我对他说的话不以为然,心想中铝这么大的央企,会听你的么?谁知几个月后,中州矿业真的搞起招标来了。细极思恐!”

  另一位熟悉三门峡铝矿的人士透露,他早在几个月前,就曾听河南鸿桦的人说要干汝州鳌头矿,当时他以为鸿桦是跟卢氏矿建合作,没想到中铝会通过重新招标模式让鸿桦上位。并表示,中铝焦作虎村矿也是河南鸿桦在施工。

  媒体也从相关渠道得知,此次汝州鳌头矿招标,河南鸿桦确实也报名了。巧合的是,河南鸿桦的注册资金为2200万,正好符合修改后的招标要求。

  “类似这种招标,一般只对企业资质有要求,通常对注册资金没有要求,中铝中州矿业那次修改招标内容或有‘萝卜招标’之嫌。”一位招投标代理机构负责人表示。

  那么河南鸿桦和邹姓商人到底有何背景,能屡次让中铝中州铝业和中州矿业有关领导不惜冒着违规违纪风险去强行推动一些项目交于河南鸿桦呢?

  截止发稿前,媒体得知当地人民法院已经向中铝中州矿业下达民事裁定书,要求中止其公司关于鳌头矿的招标行为,并查封、冻结中铝中州矿业名下银行存款或等价值财产限额七千万元。

  中铝中州铝业和中铝中州矿业有关领导多次导演中标企业被驱赶,最后将项目交给河南鸿桦或邹姓商人手中,是否违反招标法和合同法,违背中铝集团内部相关规定?是否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是否存在暗箱操作权钱交易等违法乱纪行为呢?

  针对此事,媒体将持续关注。

  来源链接:https://www.zhuoyue5.com/redian/shehui/300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