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首页 > 资讯中心 >
漳州诏安:被举报9年的“违建大楼”还在开宾馆
2022-01-18 11:40 来源:新浪网

  福建漳州市诏安县有一栋七层大楼,改造成“兴阁商务宾馆”使用。该大楼因建设手续不完整、存在安全隐患,被举报为“诏安史上最猖狂违章建筑”,目前宾馆仍在营业。之前有媒体报道,诏安县建设局长下令拆除该大楼的违章部分,没有人去执行。县长为此事专门召开协调会,也一直没有结果。

  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这栋被举报9年的“违建宾馆”屹立不倒,可以让人忘记泉州欣佳酒店坍塌造成29人死亡的教训。据知情人士介绍,该大楼房东的女儿是诏安县某乡党委书记,其女婿在诏安县公安系统担任要职。原来,“朝中有人”,能得到相关部门的关照,就不奇怪了。

  自建大楼危害隔壁房子

  漳州市诏安县有规定,城关内居民自建房不得超过5层,而诏安县中兴大道的“兴阁商务宾馆”却建了七层。大楼右侧是一家维修店,店内存放着大量轮胎等易燃物。进入兴阁商务宾馆,一部直达顶楼的电梯,二到六层为酒店式客房,七层有住人,但不是客房。

  据了解,该大楼是2010年到2012年分三次建成的,户主叫沈桂张(女)。根据《建设工程规划批建书附件》,允许沈桂张建三层,所建房屋阳台伸出东1.2米、北1.5米。但是,沈桂张在建房子时将阳台伸出东2米、北2米,且在超出的阳台上面垒建墙体。沈桂张未经批准又加盖4-7层,实施无框架墙体建设,其西面无框架墙体高13米、长22米,直接压在邻居杨玉坤的房屋墙板上,导致杨玉坤的房屋地基下沉,墙体开裂,框架柱移位倾斜,地板瓷砖拱起,窗户无法拉开。经相关人员现场勘察检测,沈桂张的违建房屋增加了杨玉坤家房屋的结构荷载,造成重大的安全隐患。因担心安全,杨玉坤10年不敢住在家里。

  

  根据相关法规规定,建设5层以上建筑物,需要打桩基,做地质勘探报告,还要有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施工许可证。然而,沈桂张在建设大楼时,没有一个条件符合上述规定的。此外,沈桂张随意搭建建筑物,总建筑面积超过批准面积的162.39平方米。诏安县住建局早已将此楼定性成违法建筑。

  局长的“拆违令”没人执行

  周边居民告诉记者,这栋自建大楼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他们从2012年起向有关部门举报,要求拆除“诏安史上最猖狂违章建筑”。诏安县城管局作出“请耐心等待诏安县城管执法局的办理答复”,诏安县住建局回复“不予受理”,诏安县自然资源局回复“已依法转为违法线索进行核查处理”,但是事情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其实,诏安县相关部门对群众的举报,也是做了努力的。早在2013年,时任诏安县建设局局长的陈雄专门召开会议,并作出处理意见,决定对沈桂张建设附属工程的违章建筑依法予以拆除,对阳台超出的违章建筑给予罚款。不知道什么原因,多年过去了,该大楼安危无恙。建设局长的指令成了一句空话。

  2021年6月2日,在媒体报道此事后,诏安县县长召集政府职能部门开协调会,形成了处理方案以及处理进度,但至今没有处理。8月24日,又有多家媒体记者来到诏安采访。该县政府办、建设局、应急管理局等,对协调会的内部三缄其口,对记者均以各种理由搪塞,敷衍了事。

  

  “违建大楼”为何存活9年

  诏安县相关部门因“拆违”不力被指存在懒政行为,但对该大楼的建设审批却显得格外卖力。

  2015年7月,因沈桂张提供的土地使用权证与原件不一致,经杨玉坤提起行政诉讼,诏安县城乡规划建设局撤销了该大楼1-3层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2018年3月,杨玉坤起诉到法院,要求诏安县建设局履行法定职责,责令沈桂张限期拆除违建大楼,消除安全隐患。法院经审理,判决诏安县建设局对杨玉坤的申请事项进行查处,并反馈处理结果。诏安县建设局没有下文。同年6月,在杨玉坤打行政官司的期间,诏安县城乡规划建设局竟然以新建房屋为由给沈桂张的房子1-3层重新办理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杨玉坤再次将诏安县建设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销该规划许可证。法院经审理,认为诏安县建设局明知其作出的行政许可与杨玉坤有重大利害关系,却未通知利害关系人,严重违反了法定程序,据此判决撤销诏安县建设局向沈桂张作出的许可证。

  令人意外的是,2019年9月16日,诏安县自然资源局(审批权力由住建局转移到自然资源局)又给沈桂张补办了新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杨玉坤认为,根据《城乡规划法》规定,补办《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应当在处理完违建后才可以办理。沈桂张家的违建没有处理,诏安县自然资源局为沈桂张补办许可证是违法的。

  此外,沈桂张未取得4-7层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属于违章建筑,为何能办理安全验收和特种行业经营许可、大张旗鼓地开宾馆?一楼仓库还放着几百个汽车轮胎,真是把生命安全当儿戏。

  

  2020年3月7日,泉州欣佳酒店坍塌造成29人死亡震惊全国,这栋违法建筑为何能福建省多次整治两违专项行动中屹立不倒?诏安县职能部门被指“折违”不力,却在给违章建筑补证大开“方便之门”,这到底有什么见不得阳光的东西?政府和相关部门为何如此作难?

  据举报人介绍,沈桂张的女儿是该县某乡的党委书记,其女婿在诏安县公安系统担任要职。原来,沈家“朝中有人”,后台很硬。

  来源链接:https://k.sina.cn/article_6025086894_1671f87ae001017qp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