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首页 > 资讯中心 >
深圳市罗湖区何来胆气违法强拆强占且拒绝赔偿?
2022-01-30 10:28 来源:经济观察网

  我们 62名业主,分别以个人名义于1993年6月各自通过合法购买,从深圳市龙岗区布吉镇规划国土办公室取得该镇规划自建住房用地使用权,“两证一书”齐全,手续完备。

  

  

  

  购得土地后,其中十二名业主各自进行地基钻探及房屋设计施工等工作,于1995年底先后建成了7至8层面积不等的 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楼房(下称涉案建筑),用于自住和出租。其余业主没建完(烂尾)或没建。

  2004年10月,深圳市罗湖区“二线”插花地整治小组以加固边坡为由,对边坡房进行申报登记。2005年3月28日对相关业主进行现场检查笔录。3月31日和4月1日罗湖区城管局突然以违法建筑名义两次下发《行政处罚告知书》,要求限期拆除涉案建筑整栋建筑物,并注明“不可以申请”陈述和申辩。4月中旬该局正式以违法建筑为由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限15日内自行拆除,注明“逾期不拆除的,本局将依法强制拆除”。同时采取了异常高压措施,其中包括停水断电、出动大批武警进行清空行动,将大门用电焊焊住,还以各种名义抓了一些申辩者。4月底至5月初,该局在未做解释说服、未给申辩机会、未经充分协商、未补偿分文的情况下,强行拆除了涉案建筑整栋建筑物。至棚改前这些建筑所在用地被管理处非法挪用为停车场。2016年罗湖区在我们地块所在区域实行棚改,现在多栋高层住宅楼已建成,与我们同时购买,同样手续,同样建设的其他楼房业主均已得到应有的赔偿,而我们至今分文未得。

  

  

  从2005年强拆至今的17年里,我们通过不同途径不同方式,成百上千人次的向区、市、省、中央等相关部门申诉,但解决问题的主体罗湖区政府、规划土地监察局、城管局、信访办、棚改办、天健集团及东晓街道办、东湖街道办等相关单位不尊重事实和法律规定,长期相互推诿,欺骗恐吓甚至暴力对待我们,滥用职权,涉嫌严重不作为、乱作为,导致我们的诉求至今得不到一丁点的解决。

  一、《决定书》从其形成到执行涉嫌严重违法。

  1、自始至终,我们只被告知要加固边坡,直至接到《告知书》和(决定书》才知道要拆房。《决定书》里的(地质环境评价报告》及省国土厅核准意见我们至今从未见过。这是采取隐瞒欺骗的手段,侵犯了我们的知情权和参与权。

  2、从2005年3月28日,从做笔录到下发巜告知书》和《决定书》,期间停水停电、武警清场、公安抓捕申辩者、焊门,到最后强拆仅不到40天时间,中间没给当事人做解释、说服、沟通、安抚、协商等工作。这是典型的过度、粗暴执法。

  3、巜决定书》中,本局已依法向当事人送达了《行政处罚告知书》。当事人在规定期限内未提出申辩意见。而巜告知书》中即明确。不可以申请“陈述和申辩”,事实上也没给我们陈述和申辩的机会。明目张胆剥夺业主的申辩权。

  4、《决定书》以违法建设名义强拆我们的楼房,而不说别

  处就港鹏新村100多栋楼房,哪栋不是跟我们一样的手续,

  一样的违法?为何拆这不拆那?这是选择性执法。

  二、《决定书》对涉案建筑为违法建筑的认定是无效的。

  作为改革开放排头兵的深圳,在短短四十几年中,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为人口超千万,生机勃勃的世界一流城市。巜决定书》中认定的这类违法建筑就是这个特定时期的产物。在深圳乃至全国各地都普遍存在,是必须妥善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

  正因如此,深圳市人大2001年10月17日通过的《深圳经济特区处理历史遗留违法私房若干规定》已将此类建筑合法化。港鹏新村和其他小区的同类建筑后来也据此办理了非市场商品房《房地产证》。由于港鹏新村地处关外,其行政归属尚未确定等原因,涉案建筑直至遭强拆时仍未办理房地产证。强拆后就没办法像其他同类业主一样办理。但这并不影响《若干规定》对涉案建筑为台法建筑的认定,因巜若干规定》是上位法且认定在前,《决定书》是下位法且认定在后。

  《决定书》以修建时间,用地面积,总建筑面积和楼层数均超过“两证一书”规定的标准和要求为由,从而认定涉案建筑为违法建筑。明显违反了2002年3月1日开始实施的《若干规定》精神,因而是无效的。

  三、《决定书》对涉案建筑为必须拆除的危险建筑的认定是无效的。

  1、区政府在我们毫不知情,更不要说参与的情况下,单方面组织对边坡进行评估,并依据其结论所作出的任何决定都是违法和无效的。